管家婆彩图

漂亮女人患癌自己签了字进手术室打开腹腔后医生愣住了:找不到子

时间:2019-11-29 03:35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未知   查看:  
内容摘要:癌症病房的病人,可能就是在人生的牌局中,抓到了几张烂牌。当生命存活的概率一点点变小,迷茫、慌张,绝望与希望、勇敢、坚强交织,他们身处其中。 白色墙面的病房里,他们手上扎着留置针,身边也许有家人陪伴,也许独自面对。你能想象的悲伤这里有,化疗脱

  癌症病房的病人,可能就是在人生的牌局中,抓到了几张烂牌。当生命存活的概率一点点变小,迷茫、慌张,绝望与希望、勇敢、坚强交织,他们身处其中。

  白色墙面的病房里,他们手上扎着留置针,身边也许有家人陪伴,也许独自面对。你能想象的悲伤这里有,化疗脱发、止不住的呕吐、疼痛、消瘦,甚至直面死亡;

  你想象不到的快乐,这里也有。一天中的某个时刻,三三两两的癌症病人会坐在病房外的椅子上聊天、打牌,唱歌,感受生的美好。

  我叫蒋政宇,是上海某三甲医院的麻醉医生,从实习到成为医生,8 年的时间里,我见过了很多癌症病人,见过很多生死,在和这群患者接触中,我似乎逐渐发现对抗癌症的“真相”。

  我所在的医院,是华东地区知名三甲医院之一,往往也是不少重症病人最后的救命稻草,他们中的很多人,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来到这里。

  本就不大的门诊室,里里外外围满前来看病的人。他们小心翼翼地走进诊室,脸上带着祈盼,甚至一丝讨好的表情,不大的房间里盛满了他们对生的渴望。

  前来问诊的病人往往带着一叠厚厚的病历与检查报告。如果仔细观察装着这些材料的白色塑料袋,上面显示的医院地点几乎来自全国各地。

  医生会看过所有的检查材料,要求病人进行重新检查或者随访。不过,大部分重症病人并不会获此“殊荣”,等待他们的结果往往很残酷。

  这样的场景,我看过太多次。本科最后一年,我在胰腺外科门诊实习。记得一次,一个 60 多岁的老爷子推门而入,在家人的搀扶下坐在凳子上,他示意陪同的家人把既往病历和检查报告递给医生。

  看得出,检查报告长期被翻阅,磨损痕迹严重,甚至边角都卷起来。我注意到其中的诊断:胰腺恶性肿瘤可能。

  作为预后最差的恶性肿瘤之一,胰腺癌发展快,未接受治疗的病人生存期只有 4 个月。晚期病人还会面临着吃饭困难、消化不良、疼痛等问题。

  我看着这位老爷子,明白他有多痛苦。他也许知道自己没有太大的希望,但还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来到这里。

  “如果要全面治疗,经济压力大,而且不保证最后有好的结果。可以进行姑息性手术,能吃饭也能减缓疼痛,但不一定能延缓生存时间。”教授和他解释。

  话音刚落,周围陷入沉默。生的希望就像夜空中即将散去的烟花一样,转瞬即逝,留下的是无尽的黑夜。

  我心里悄悄地叹口气:“看样子,老人是千里迢迢来到这里,却没有得到满意的结果。”

  面对最后一丝希望的破灭,病人的反应通常有两种:像老爷子一样沉默或者爆发出绝望的哭泣。

  我知道这些情绪背后有多少痛苦与无奈,来这里的每位癌症病人都经历了太多磨难,他们背后可能都有一个悲天悯人的故事。

  很多时候,医生并非冷漠,他们没有更多时间听病人诉苦,职业要求我们必须按照信息对疾病寻根索骥,保持绝对理性,做出判断。

  作为医生,我告诉自己要保持理性,但面对被疾病纠缠的病人,很多时候,我也不免感到遗憾。

  还是本科毕业那年,我轮转到麻醉科。那天是我的第二台手术,子宫全切除,我负责给她做术前麻醉。令我感到意外的是手术并非病人家属签字,而是本人。

  术前我到手术接待厅找她签署麻醉同意书。那是一位不到 40 岁的女性,一脸平静。我程序性地说明麻醉各个事项,让她签字。

  按照流程询问她的病史时,我发现,她纹了好看的眉毛和眼线,黑色的眼线顺着眼角的纹路滑出,很美丽。

  我看了一眼她的病历:疑似癌变,需要开腹腔切除子宫,进行病理活检,确定病情。

  来不及多想,手术马上开始。在手术台上,老师带着我对她进行麻醉诱导,一切顺利。

  教授上台、开腹、止血,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。然而,就在进行探查的时候,教授停住了。

  手术室所有人都围上去看,开腹位置没有问题,但看不到子宫,只有一团淡红色的组织,硬邦邦的。

  看过教授做过很多台手术,她经验十分丰富,但我也没想到,那一刻她有些迟疑。

  她要求术中会诊,妇产科一位教授也来到了手术室,两位教授主持同一台手术,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。

  一个半小时过去,子宫仍然没有找到。医生决定取出病理组织做病理活检,决定下一步手术方式。

  40 分钟后,病理报告显示:大网膜粘液癌。子宫上面包着是一团转移癌,肠壁上也发现转移。

  “病人还能活多久?”我试探性地问教授。“两三个月吧,如果后期化疗效果好的话。”

  我送她回病房,她依旧精致,一点也不像身患癌症的病人。她的表情平静,甚至连手术结果都没问。

  到病房的时候,陪她一起来的姐妹们已经知道了手术结果,她们抑制不住悲伤,眼泪一直流。

  她们走到床边,抓住她的手,这时候病人的眼泪从眼角滑出。但她仍然没有说话,轻轻拉住姐妹们的手,为她们擦眼泪。

  不到 40 岁,癌症全腹转移。没有家属,自己签署手术同意书,麻醉谈话也没有问风险,甚至连醒不醒得来都没问。

  病房就像流水线作业,况且又是一床难求的肿瘤科,病人很快出院了。我无法了解她后来的遭遇。

  这件事让我感受医学在一些情况下也是无能为力的,也让我心里的某个部分触动了——也许绝对理性是做不到的,即便是医生。

  等到硕士期间到重症学科做轮转的时候,我逐渐明白医生在治愈病人的过程中该扮演什么角色。

  为了治疗疾病,病人做了胰十二指肠切除术,但不幸感染了严重的并发症——胰瘘(手术术后严重并发症)。

  当时病人情况很严重,全腹腔感染,接近脓毒症的诊断。一旦患上脓毒症,就意味着死亡率上升到 40 % 。

  病人在 ICU 病房里,全身插满管子,处于昏迷状态。病床边摆满了大大小小的测量生命指标的仪器。

  开始几天,病人戴着呼吸机,陷入昏迷。又过了几天,事情开始逐渐有了转机,指标在逐渐往好的方向走,这意味着病人正在慢慢地扛过这个危险的平台期。

  一周后,病人苏醒,远远超出预料。“真是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又给回来了。”我心想。

  我去病房给她拔管的时候,她笑嘻嘻地告诉我:“虽然我没有苏醒,但我每天都知道你们给我查房,你们在很努力地救我。”

  虽然没有医学证据表明病人在昏迷期间有没有听力,但我还是被她的话逗乐了:“还是你自己厉害呐。”

  她的病很重,但积极的心态常常感染我。每天查房的时候,她总是乐呵呵地说:“昨天疼的地方好了一些。”

  那一刻,我明白了医生会因为看到病人的好转感到欣喜,也会用最专业理性的心态治疗疾病。

  经过了近一个月的治疗, 病人终于从 ICU 病房转入普通病房,过了几天,出院了。

  我知道,即便她做了胰腺癌手术,术后五年存活率也只有不到 10 %。我以为她会像上个故事中的女人一样,不知结局。

  我看着快递上寄件人的名字陌生又熟悉,但总想不起她是谁。查阅了病历系统后,我才想起来正是那位胰腺癌病人。她还活着,还想着我。

  人类面对前所未有的困难,都是从未知到了解再到最后战胜它。正是千千万万的医生、病人和家属一起努力,我们才能一点点战胜病魔。虽然步履维艰,也许今天或者这次我们输给了病魔,但我们又了解了它一点点,我们又积累了一点点经验,我们离战胜它又进了一步。

  我总能想起去剑桥大学交流的时候,在英国癌症中心报告厅的墙上看到的一句话:Together we will beat cancer .

  作为医生,我希望所有的癌症病人都能坚强,因为面对死亡的不止你们一个,还有所有在帮你的医务人员,所有给你们支持的家属。

  医生会看过所有的检查材料,要求病人进行重新检查或者随访。不过,大部分重症病人并不会获此“殊荣”,等待他们的结果往往很残酷。香港小鱼儿论坛

  这样的场景,我看过太多次。本科最后一年,我在胰腺外科门诊实习。记得一次,一个 60 多岁的老爷子推门而入,在家人的搀扶下坐在凳子上,他示意陪同的家人把既往病历和检查报告递给医生。

  看得出,检查报告长期被翻阅,磨损痕迹严重,甚至边角都卷起来。我注意到其中的诊断:胰腺恶性肿瘤可能。

  作为预后最差的恶性肿瘤之一,胰腺癌发展快,未接受治疗的病人生存期只有 4 个月。晚期病人还会面临着吃饭困难、消化不良、疼痛等问题。

  我看着这位老爷子,明白他有多痛苦。他也许知道自己没有太大的希望,但还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来到这里。

  “如果要全面治疗,经济压力大,而且不保证最后有好的结果。可以进行姑息性手术,能吃饭也能减缓疼痛,但不一定能延缓生存时间。”教授和他解释。

  话音刚落,周围陷入沉默。生的希望就像夜空中即将散去的烟花一样,转瞬即逝,留下的是无尽的黑夜。

  我心里悄悄地叹口气:“看样子,老人是千里迢迢来到这里,却没有得到满意的结果。”

  面对最后一丝希望的破灭,病人的反应通常有两种:像老爷子一样沉默或者爆发出绝望的哭泣。

  我知道这些情绪背后有多少痛苦与无奈,来这里的每位癌症病人都经历了太多磨难,他们背后可能都有一个悲天悯人的故事。

  很多时候,医生并非冷漠,他们没有更多时间听病人诉苦,职业要求我们必须按照信息对疾病寻根索骥,保持绝对理性,做出判断。

  作为医生,我告诉自己要保持理性,但面对被疾病纠缠的病人,很多时候,我也不免感到遗憾。

  还是本科毕业那年,我轮转到麻醉科。那天是我的第二台手术,子宫全切除,我负责给她做术前麻醉。令我感到意外的是手术并非病人家属签字,而是本人。

  术前我到手术接待厅找她签署麻醉同意书。那是一位不到 40 岁的女性,一脸平静。我程序性地说明麻醉各个事项,让她签字。

  按照流程询问她的病史时,我发现,她纹了好看的眉毛和眼线,黑色的眼线顺着眼角的纹路滑出,很美丽。

  我看了一眼她的病历:疑似癌变,需要开腹腔切除子宫,进行病理活检,确定病情。

  来不及多想,手术马上开始。在手术台上,老师带着我对她进行麻醉诱导,一切顺利。

  教授上台、开腹、止血,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。然而,就在进行探查的时候,教授停住了。

  手术室所有人都围上去看,开腹位置没有问题,但看不到子宫,只有一团淡红色的组织,硬邦邦的。

  看过教授做过很多台手术,她经验十分丰富,但我也没想到,那一刻她有些迟疑。

  她要求术中会诊,妇产科一位教授也来到了手术室,两位教授主持同一台手术,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。

  一个半小时过去,子宫仍然没有找到。医生决定取出病理组织做病理活检,决定下一步手术方式。

  40 分钟后,病理报告显示:大网膜粘液癌。子宫上面包着是一团转移癌,肠壁上也发现转移。

  “病人还能活多久?”我试探性地问教授。“两三个月吧,如果后期化疗效果好的话。”

  我送她回病房,她依旧精致,一点也不像身患癌症的病人。她的表情平静,甚至连手术结果都没问。

  到病房的时候,陪她一起来的姐妹们已经知道了手术结果,她们抑制不住悲伤,眼泪一直流。

  她们走到床边,抓住她的手,这时候病人的眼泪从眼角滑出。但她仍然没有说话,轻轻拉住姐妹们的手,为她们擦眼泪。

  不到 40 岁,癌症全腹转移。没有家属,自己签署手术同意书,麻醉谈话也没有问风险,甚至连醒不醒得来都没问。

  病房就像流水线作业,况且又是一床难求的肿瘤科,病人很快出院了。我无法了解她后来的遭遇。

  这件事让我感受医学在一些情况下也是无能为力的,也让我心里的某个部分触动了——也许绝对理性是做不到的,即便是医生。

  等到硕士期间到重症学科做轮转的时候,我逐渐明白医生在治愈病人的过程中该扮演什么角色。

  为了治疗疾病,病人做了胰十二指肠切除术,但不幸感染了严重的并发症——胰瘘(手术术后严重并发症)。

  当时病人情况很严重,全腹腔感染,接近脓毒症的诊断。一旦患上脓毒症,就意味着死亡率上升到 40 % 。

  病人在 ICU 病房里,全身插满管子,处于昏迷状态。病床边摆满了大大小小的测量生命指标的仪器。

  开始几天,病人戴着呼吸机,陷入昏迷。又过了几天,事情开始逐渐有了转机,指标在逐渐往好的方向走,这意味着病人正在慢慢地扛过这个危险的平台期。

  一周后,病人苏醒,远远超出预料。“真是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又给回来了。”我心想。

  我去病房给她拔管的时候,她笑嘻嘻地告诉我:“虽然我没有苏醒,但我每天都知道你们给我查房,你们在很努力地救我。”

  虽然没有医学证据表明病人在昏迷期间有没有听力,但我还是被她的话逗乐了:“还是你自己厉害呐。”

  她的病很重,但积极的心态常常感染我。每天查房的时候,她总是乐呵呵地说:“昨天疼的地方好了一些。”

  那一刻,我明白了医生会因为看到病人的好转感到欣喜,也会用最专业理性的心态治疗疾病。

  经过了近一个月的治疗, 病人终于从 ICU 病房转入普通病房,过了几天,出院了。

  我知道,即便她做了胰腺癌手术,术后五年存活率也只有不到 10 %。我以为她会像上个故事中的女人一样,不知结局。

  我看着快递上寄件人的名字陌生又熟悉,但总想不起她是谁。查阅了病历系统后,我才想起来正是那位胰腺癌病人。她还活着,还想着我。

  人类面对前所未有的困难,都是从未知到了解再到最后战胜它。正是千千万万的医生、病人和家属一起努力,我们才能一点点战胜病魔。虽然步履维艰,也许今天或者这次我们输给了病魔,但我们又了解了它一点点,我们又积累了一点点经验,我们离战胜它又进了一步。

  我总能想起去剑桥大学交流的时候,在英国癌症中心报告厅的墙上看到的一句话:Together we will beat cancer .

  作为医生,我希望所有的癌症病人都能坚强,因为面对死亡的不止你们一个,还有所有在帮你的医务人员,所有给你们支持的家属。

  (原标题:漂亮女人患癌,自己签了字进手术室,打开腹腔后医生愣住了:找不到子宫)

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